海天娱乐官网官方网-影院复映影业迎巨变:票房回暖 但电影巨头生态遭侵蚀

  原标题:影院复映影业迎巨变 电影巨头生态遭侵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停工后的第178天,影院复业。

  7月16日,国家电影局发布通知,低风险地区电影院在各项防控措施有效落实到位的前提下,可于7月20日有序恢复开放营业。

  国家电影局公布的《疫情防控指南》(下称《指南》)显示,影院应调整售票方式。全部采取网络实名预约、无接触方式售票;实行交叉隔座售票,保证陌生观众间距1米以上;每场上座率不得超过30%。

  同时,《指南》要求合理安排场次。电影放映场所减少放映场次,日排片减至正常时期的一半,控制观影时间,每场不超过两个小时,延长场间休息时间,对影厅充分清洁与消毒;不同影厅错时排场,避免进出场观众聚集。

  “我们早就做好准备了。”从上市巨头到中小影投负责人,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慨。

  灯塔数据显示,截至7月20日21:50,全国票房达到357.04万元,这一数据建立在,全国不到10%影城开业,且重要票仓北京等地暂未营业的情况下。全国平均票价为22.7元,其中新上映影片《第一次的离别》平均票价为28元。去年,全国平均票价为37.12元 。“已经相当不错了。”多位行业高管称。

  票房趋势正在回暖,行业根本性转折也在发生。

  “抄底”小影投

  据中国电影家协会5月27日发布的《电影院生存状况调研报告》, 电影行业一季度票房同比下降88%,而500座规模以下影院,一季度票房同比下降91.3%;同时,500座规模以下影院一季度月平均票房仅6.18万元,同期月平均运营成本却高达34.9万元,运营成本为票房的564%。全行业一季度平均运行成本为票房的342%。共有47%的影院出现了现金流短缺,42%的影院认为自己面临停业风险。

  拓普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5月,有过开业记录的影院数量共计14197家,2017年至2020年注销的影院数量共计936家,其中2020年注销影院19家(不包含正在注销审批未完成的公司)。

  “很多影院承受不了工资、社保、房租等压力,现在现金流是个大问题。”7月20日,有重庆区县影城负责人称。

  巨头也遭受着冲击,但回旋空间要大得多。4月末,万达电影公告,拟定增43亿元,用于新建影院项目及补充公司流动资金及偿还借款。其中,影院项目投资总额31.45亿,拟投入募集资金 30.45亿元,剩下的13.05亿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影院项目建设地点包括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计划在2020年至2022年新建影院162家。

  7月14日,横店影视发布公告,累计收到与收益相关的政府补助资金5131.89万元(未经审计)。已超过2019年净利润的10%。

  获政府巨额补助之前,横店影视现金流难言乐观。一季报显示,横店影视营收9154.61万元,同比-89.52%;净亏损1.38亿元,同比-186.6%。账上仅剩货币资金7967.71万元。

  现金流问题基本解决,巨头开始自己的“收割”。万达电影总裁曾茂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东北某省会核心区域,一家建造成本就超过8000万的影院,最终以不到2000万买下,可见价差之大。不止万达,3月,上影集团宣布,推出全国首只“影院抗疫纾困基金”,总额10亿元,抄底意味明显。

  更大的改变来自运营模式。6月,万达电影宣布万达院线开放特许经营加盟权。曾茂军透露,万达电影自营影院原有扩张规划继续,但会“轻重并举”,并认为,万达电影在影院端最核心竞争力在于管理能力。目前,万达院线加盟已有项目实际落地。

  曾茂军并不讳言,疫情加速了这一进程。“在面临不可控因素时,轻资产模式成本比较低。外部也有需求,很多老板发现,以前的资本化道路基本走不通了,卖掉也很难。委托万达管理,能够提高效益。”

  艰难的电影巨头

  如果说在渠道端,巨头还有优势的话,在内容端,这种优势则被其他生态入侵所抵消。

  4月29日,华谊兄弟披露了非公开发行A股股票预案,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22.9亿元。

  募资的背后是,华谊兄弟现金流紧张到了一定程度。2019年年报显示,截至期末,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5.54亿元,2018年这一数字为21.55亿元。2020年一季度,其账上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剩2.68亿元。一季度,华谊兄弟营收2.29亿元,同比下降61.4%;净亏损1.43亿元,同比下降52.64%。

  华谊兄弟很大问题在于,此前多部大片市场反响不如预期,引发质疑。“华谊过度依赖头部导演及各方资源的组盘模式,过时了。”多位电影业核心从业者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坦言。

  适才推出《哪吒之魔童降世》,正在风口上的光线传媒也在发生转变。6月23日,光线传媒董事长王长田发布内部信,表示将对所有正运作中的电影项目重新评估,抓重点、出精品,同时,完善组织结构和人才培养机制。此外,王长田宣布,光线传媒旗下全资公司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出任十月文化总裁,后者获得了《三体》真人院线电影的承制工作。《哪吒之魔童降世》正是由易巧团队主控。

  据工商登记资料,经过层层股权穿透,《三体》导演田晓鹏是十月文化实际控制人,持股比达到68.28%,彩条屋影业持股28.11%,王长田最终持股11.766%。这对光线来说,意味着导演话语权明显上升,也意味着,风险被分担。

  曾经高傲的电影巨头放下身段,背后是遭遇了更大的生态入侵。目前,影视业务,已经成为万达电影主营业务。曾茂军认为,横跨电影与影视剧,将大大降低IP成本,且万达在影院渠道上的优势,将助力争夺IP溢价能力。“现在最重要的资源是头部IP。”

  腾讯则直接握住了IP来源。4月27日,阅文发布公告,宣布现任腾讯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拥有阅文57.06%股权。

  “腾讯入主阅文后,对我们影响很大,寻找大IP难度高了不少。单一电影公司面对大平台,越来越难,还有越来越多生态在进来。所有主体都在变化。”另有电影公司高管道。

  (作者:贺泓源,周孟 编辑:包芳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