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南京8月12日电 题:大美南京的生态蝶变:工业“锈带”变生态“秀带”

  作者 申冉 杨颜慈

  长江奔流而下,淌入金陵水乡。在老南京的记忆中,“临水而居”的童年时代,却似与长江水隔着“万重屏障”:江边采石、采砂场林立,尽管江边离家不足百米,却阻隔着无数工厂和稻田,临江却无法亲江。

  意想不到的是,数年间,一幅“水韵江苏”的生态蓝图徐徐“走出”画卷,走进现实:滨江,长达58公里的慢行绿道如地毯般铺展,滨江公园自北向西贯通整个滨江带;江中,50多条“微笑天使”江豚长栖于此,南京成为目前整个长江流域唯一在市中心江段有野生江豚稳定栖息的城市;江边,昔日的老破小变成景美宜居的网红社区,吸引海内外游客打卡。

  近观南京,在“创新名城”建设快马加鞭的同时,“美丽古都”提上重要日程。今年7月29日召开的中共江苏省委十三届八次全会,对深入推进美丽江苏建设作出安排,并把美丽江苏建设明确为一项事关全局的重大战略任务。

  南京发力建设“美丽古都”的进程中,沿江蝶变是重要一环。如今,滨江风光带、江中生态圈、沿江宜居圈正徐徐铺展开,让“水韵南京”重现诗情画意。

航拍南京雨花台区长江畔三山矶一带,新栽种的树木已绿意葱茏。 泱波 摄

  长江南京段“绿色蜕变”

  乘游船顺流而下进入南京,数十公里的滨江风光带沿江岸铺开,昔日岸边的棚户区、老旧工厂已不见影踪。“繁杂忙碌”的江岸变身安静秀美的文旅港湾,刷新着当地“滨江不见江,亲水不近水”的旧时印象。

  2002年起,南京启动对滨江区域的动迁拆违,农户重新安置,工厂实现搬迁。经过十多年时间的规划、建设,昔日的港口陆续搬迁至龙潭新生圩,主城沿江建成长达58公里的慢行绿道,整条风光带贯通河西新城、江心洲、鼓楼、下关直至浦口,每一段都别具特色。

南京市民放流百万尾鱼苗保护长江江豚。 泱波 摄

  五年来,江苏关停退出钢铁产能1931万吨、水泥产能1155万吨,化工园区、化工企业从2017年初的54个、6800多家压减到目前的40个、3400家,沿江1公里内化工企业减少到255家。

  南京滨江公园管理公司副总经理周忠胜是滨江风光带最早的建设者之一。在他看来,沿江绿洲的建设不仅仅在于为市民提供了“亲江”“近水”的机会,更是为长江保留生态缓冲区。

  如今,沿着长江南京段,昔日黑臭生产岸线变成绿色生态岸线,“一江清水,两岸葱绿”的“蓝图规划”走向美好现实,“绿色”的生态优势正逐步转变为实实在在的“金山银山”。

  长江水清“豚”先知

  留住绿水、青山、蓝天,便守住了“小康梦想”,江苏人深谙这个道理。在“长江大保护”路上,南京下足了功夫。

  长江水清“豚”先知,江豚的生存状况是长江水质好坏的一面镜子。江苏2019年环境状况“成绩单”显示,观测到的南京江豚数量增加到了50多头。

  在长江南京段的新济州、中山码头附近水域,时常可见江豚戏水的情景。作为长江中唯一的鲸类动物,江豚有着“水中的大熊猫”之称。南京是国内少见的、可以在市区观赏江豚戏水美景的沿江城市。

南京滨江建成长达58公里的慢行绿道,整条风光带贯通河西新城、江心洲、鼓楼、下关直至浦口,每一段都别具特色。 泱波 摄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倾听江豚“意见”,南京跨江通道为“水中大熊猫”让路。为避让长江南京段内江豚自然保护区,减少对江豚生活水域的干扰,该市规划中的一条跨长江通道,将从原规划的三塔悬索桥变成双塔悬索桥,取消江中塔桥。

  据南京市公共工程建设中心计划处处长王超介绍,随着大家对长江生态大保护认识的提高,为了最大可能避免过江通道在施工和运营期间对江豚的侵扰,建设部门优化调整了整个桥梁的设计方案。

  “根据新的方案,整个跨江桥在江中没有任何永久性的设施,建成后对江豚保护区的影响微乎其微。”王超坦言,尽管新方案的施工难度、施工周期、施工造价都会相应提高,“但为了保护江豚,还是值得的。”

市民代表往长江南京段放流鱼苗保护水生态。 泱波 摄

  “绿色银行”:为子孙留下丰厚的绿色财产

  在经济建设“乘风破浪”之时,南京市委、市政府正在筹备为世世代代的南京人留下一笔丰厚的绿色财富。2019年,南京紫东地区的“绿色银行”行动正式启动。

  所谓“绿色银行”,储蓄的不是货币黄金,而是绿水青山、林木植被。“绿色银行”构建的以森林为主体的生态系统,在涵养水源、保持水土、调节气候、净化大气、保护生物多样性等方面效益显著,对改善区域生态环境、维护生态平衡起着决定性的作用。

  江苏省委常委、南京市委书记张敬华强调,要借鉴雄安新区“千年秀林”经验,突出彩色化、珍贵化、效益化,既讲究总量平衡又讲究质量特色,既注重生态效益又注重经济效益,为城市发展和子孙后代留下一笔丰厚的绿色财富。

  截至目前,南京江宁区建成1300亩,移植樱花、榉树、乌桕、豆梨、金枝槐、三角枫、合欢等苗木5万株;栖霞区建成700亩,栽植南京椴、苏红一号、薄壳山核桃等乡土特色树种4万多株,形成了各具特色的“绿色银行”。

  南京坚信,“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在现场调查并征求各区意见的基础上,南京市将2020年至2022年的“绿色银行”建设任务分解到各涉农区,力争用3年时间完成总面积2万多亩的“绿色银行”建设任务。

航拍南京青奥村附近的“南京眼”步行桥,民众可以漫步桥面,尽情欣赏两岸风光。 泱波 摄

  这一系列的成果,还是美丽古都、大美南京的开篇之卷。在张敬华看来,南京要以强烈的答卷意识落实好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努力在破解难题、提升质量等方面取得新的更大突破,持续走在长江大保护和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前列。

  “今年是落实‘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重要指示的第五年,也是检验阶段性成效的关键一年。”张敬华表示,南京将持续补短板,加快推进长江生态保护修复;努力树样板,形成一批特色亮点,推动长江南京段生态质量整体改善、功能品质全面跃升。(完)

【编辑:王诗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